护腕

Part of me is still right here

【林秦】茧 10

一句话总结:写案件也就是构思的时候爽那么一点点

狗血

三观不正

毫无科学依据

慎入

↓↓↓↓↓↓↓

林涛和秦明一同赶到现场的时候,高速路临近芦苇荡一面的路段已经被隔离带重重围住,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烟味,烧成炭黑色的汽车残骸和灭火器留下的白色粉末被来去匆匆的鞋底抹了一地。

在外围等待的小黑一见他们立刻迎了上来,紧随其后的还有消防大队的张队长和交警大队的李队长。

“现场什么情况?”林涛环视一周叉着腰问道。

“本来以为是普通的交通事故引发汽车起火,但后来我们收到情报说,有目击证人称看到小轿车故意冲撞行人。”

小黑接过李队长的话,继续补充道,“这起案子已经造成驾驶员和被撞行人两人身亡,另有前来救火的若干4S店员受伤。”

“情节相当恶劣啊!”,林涛啐了一口,突然发觉身边的秦明不该这么安静,他用胳膊肘轻轻顶了顶对方,“老秦呢?你有没有要问的?”

秦明这才把死死盯住隔离带的目光挪到面前两位队长身上。

坏了!林涛想要出言阻止也已经来不及。

“这样破坏现场,隔离带立来有什么用!”

秦式对话一出几个人的氛围霎时就冷了下来。林涛缩了缩脖子,开始飞速转动脑筋思考怎么帮秦明打圆场,这时对面的张队长却痛快承认了错误。

“我们消防是第一批抵达现场的,当时火海里传出确切的呼救声,我们也是急于救人才忽略了现场保护的问题。”

“......我这么说并不是想追究责任,只是现场保护没做好,被害人申诉的途径就少了一条。”

秦明也是难得地把平日说三分藏七分的话放开讲个明白。至此两个人算是达成了某种和解,相安无事地甩开其他人径直走向尸体安置点。整个过程看在眼里的林涛,不禁生出感慨——世上难事诸如对付秦明,又如认清自己,居然只要坦诚就可以了。

*********************************************************

但林涛也没能在事发地呆多久,转眼就被拖走了。

他边走边在头脑里整理自己对案件的初判——车身基本烧剩一个空架,甚至芦苇荡也被烧平了一块,大面积起火的原因很有可能是撞击过程中汽车的供油系统出现故障;死者A(驾驶员)的尸体定点在驾驶座,说明A很有可能是受伤昏迷后被烧死的;死者B(被撞行人)的尸体定点在汽车中部,说明B在碰撞发生后被卷入车底,碾压致死和烧死都有可能,只是这个倒地的位置实在奇怪......

前方带路的小黑突然停了下来,没刹住车的林涛吃了他一嘴的头毛。

“呸呸呸!你好好走路行不行?!”不对,林涛把口水蹭到小黑衣服上才反映过来情况不对,“我们这是去干嘛?”

“询问证人啊。”

“为什么不先去调监控录像?录像不比询问要来得更准...确...些....”

看着小黑一脸我愚蠢的林队样儿,林涛心里升起了不祥的预感。

“......没有监控吗?”

“这段路刚好大修,新装的违章摄像头还没开。”

干!说好的,无处不在的城市违章摄像头呢!

“那只剩下目击证人这条线了......”搔搔头,林涛认命地迈开腿,“他在哪啊,带我去会会他吧。”

“很遗憾。”小黑面如菜色地继续说道,“目击证人就是救火的4S店员之一,他目前还处于昏迷状态。”

!!!

“搞毛!那李队的情报是哪儿来的?”

“店里有一部分员工声称听到目击证人救火前大喊汽车撞人啦。”

“他们人呢?”

“都留在4S店等待传唤。”

“......多吗?”

“二十个左右吧。”

“那个你知道传来证据的证明力......”

“别想逃林队。”小黑死死钳住林涛的肩,咧开嘴,“我与你同在。”

没兄弟做了,林涛无奈地拿舌头顶着口腔内壁,“4S店怎么走?”

“这儿就是。”小黑侧过身,指了指面前的建筑,“刚好在事发地附近。”

小黑最后这句话像一根线,电光火石间把林涛脑海里的几个关键词串在了一起——4S店!事发地附近!起火的汽车!

“不是撞击导致的起火!”林涛囔囔自语道,“他本来就是来修车的!!!”

TBC

评论 ( 3 )
热度 ( 21 )

© 护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