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腕

考试停更,秋天再见
Part of me is still right here

【东京狗/丸奏】奏的西装

“说实话,你穿西装完全就是为了耍帅吧?”

某次监视嫌疑人的任务,丸尾看身边的美国专家已经精神高度集中快四个小时了,再这样下去有钢铁侠的身体也吃不消,等等钢铁侠好像不是机器人来着,哎呀不管了,他就是想撩拨一下自己一本正经的搭档好消遣这段无聊的时光。

但是以奏的性格,维持着上身直立拿望远镜观望的姿势,敷衍一句,“西装最好藏枪。”的话已经是难得的。

“啧啧,你的枪有大到需要藏的地步吗?”

丸尾坏笑地瞅了瞅奏的下半身,满心期待他会对自己的黄段子产生什么反应。结果——奏偏过头来,语气严肃地向他科普起配枪的尺寸以及教训他学习枪械知识是警察的本分。

“真是够了,放过我吧......”丸尾挫败地仰起头,第436次埋怨世界为什么会存在这么无趣的人来做他的搭档。

冷不丁奏一拍他的大腿,“目标行动了!”

丸尾赶紧跟着他跳下车。

一番追逐打斗之后,果不其然犯罪分子全拜倒在他丸尾大人......旁边的专家的西装裤下。

回到三个人的家里,丸尾“偶尔”路过卫生间朝镜子里的自己观摩,如果他也像专家那样穿得人模狗样的......岂不是变得和他一样厉害......等一等!他刚刚是在承认专家比自己厉害吗?丸尾立即头脑一热踹开奏的房门。

“美国专家,你出来和我比试比试!!!”

哎?面前是一堆三分之四人高的箱子堆砌体。

“里面发生了地震吗,由岐酱?”

“没有啊,”由岐抱着抱枕坐在电视机前笑得一脸甜蜜,“昨天我发现一个推荐生活用品的频道,所以就打电话过去订购试试。”

奏从箱子的缝隙中把自己的被褥抱了出来,见丸尾傻站在门口,冲他喊了句,“搭把手。”丸尾条件反射地接过奏的被子,被奏领着来到自己的房间。

“老规矩,我睡床,你打地铺。”

这是什么时候定下的规矩?!话说你睡床为什么要特意把被褥拿过来?!!最让丸尾抓狂的是,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依旧留了个心眼观察奏的衣着——这家伙居然连居家服都是衬衫马甲......

 

 

晚餐后是例行的娱乐时间,但是不能和奏明说,因为在他的认知里大概一直都是帮由岐恢复记忆所做的复健,没错,大家都是这样骗他的。

“好,现在可以抽牌了。”

众人在由岐的指令下抽完一轮,奏环视四周见每个人都低头兀自看牌,他懵懵懂懂伸出手想抽第二张,不出所料被由岐打了。

“你想干什么?犯规的哦。”

奏眨巴眨巴眼睛,这的确是他纾解紧张的小动作。不会吧......一直观察他的丸尾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虽然百分百是专家搞不清楚规则,但这种斯文败类的人设安在他身上竟然意外带感???

“如果不继续抽牌接下来怎么配对呢?”奏真诚地问道。

“说的对啊。”堀川恍然大悟地点点头,也跟着抽了一张牌,被女朋友真纪一巴掌甩到榻榻米外。

“这是国王游戏不是抽鬼牌啊混蛋!第一个不知道规则的是笨蛋,第二个不知道的只能是混蛋了混蛋!”

爬回来的堀川一边念叨着没关系一边嘤嘤哭泣;心怀愧疚的奏朝他90度深鞠躬;眼神鄙夷的丸尾却在扑克牌后面偷偷脸红。看着此情此景,一心只想玩个游戏的由岐真心觉得找他们当玩伴的自己才是个大笨蛋。

“呦西,让我看看我的牌——国王!出现了!”

相比丸尾的手舞足蹈,其他抽到数字牌的人多多少少都紧张地盯着他,只见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丸尾喊了一句谁是2号,然后就凑到2号的由岐耳边耳语了几句——就没有然后了。

“哎???这就完了?好弱!”,真纪撒娇似地抖抖腿,“说好的闺蜜三人组呢,你们怎么可以有秘密瞒着我!”

“也不算秘密啦......”即使听完之后一脸菜色由岐也在尽力安慰道。

“等一下!我一个大男人什么时候成了你们的闺蜜啦?!”

“从你加了啦字做后缀开始哦,真是太娘了丸尾桑~”

“你这个被女人打哭的混蛋有什么资格说我!!!”

如果不是为了神野......奏贤惠地把牌重新洗好分完......如果不是为了神野......他悄悄打开自己的翻盖手机Google国王游戏的规则......如果不是为了神野......原来如此,这种游戏可以称为日本传统的交友活动。

朋友......

“开始下一轮吧!”奏鼓劲地喊道。

“接下来是国王的命令——”几轮后顺利抽到国王的由岐有气无力地指着奏,“你,回答一下为什么要一直穿西装?”

“哎?还可以这样指定的吗?”

“闭嘴!”

从背后箍住堀川脖子的丸尾,借着前方不断挣扎的肉盾隐藏自己都无法隐藏的看向奏时专注的目光。对不起啦兄弟,专家太谨慎了,不这样的话,肯定会被他发现的。至于不能被对方发现的是什么并不在此刻丸尾的脑内。

但其实,你想多了骚年。奏对于在大庭广众下回答隐私问题多少有些羞于启齿,他坐立不安地组织着语言,根本没有多余的功夫留意周围环境。

一番思考过后,他开口道,“因为省下搭配的时间,早上就可以多睡五分钟。”

......

纳尼?!丸尾差点用力过度把堀川的脖子扭错位——为什么你说得这么真挚,明明答案和之前完全不一样好吗?!!再说,如果你不是硬要早上五点和主妇拼随意装的优惠活动你明明可以多睡一个小时!!!

丸尾发现他这个看上去一根筋的搭档实际上弯弯肠子并不少。也对,年纪轻轻就去了异国当差,要是没点心眼不可能毫发无伤地爬到指挥官的位置。理解归理解,但并不妨碍他很火大——毕竟是充当你遗嘱见证人的搭档,连自己的喜好都对你有所保留。

 

 

“等一下,请先等一下!大友课长!”

“喂!你对和我一起出任务有什么不满吗?”

奏扒开完全不是一个脑回路的丸尾,冲到特殊搜查课课长面前。

“您、您的意思是,接下来的任务需要我们变装潜入?”

“对。还有奏,叫我幸三叔完全没有问题哦。”

“问题很严重!”

奏和丸尾异口同声地吼道。吼完之后全室一片寂静,两个人面面相觑了几秒,蹭地同时上前,像极了自然频道里相互示威的雄性动物。

奏:“你能不能不要总是妨碍我?”

丸:“妨碍?我也在干正事好吗?!”

奏:“那你总要讲个先来后到吧!”

丸:“要说先来后到,也不见你尊重身为前辈的我?!”

奏:“不好意思,早餐吃饺子便当的警察在我这里是得不到承认的!”

丸:“所以饺子究竟哪里惹到你了?”

奏:“馅里有香菜,这么冲的味道肯定会被目标发现!”

丸:“哈哈他是长了个狗鼻子吗?!”

奏:“不对,我现在就能闻到你的味道。”

丸:“因为你就站在我嘴边啊!!!”

“嘘!现在是讨论这些的时候吗......”奏比了个小声点的手势,他终于记起此刻这里是警卫大厅,不是任何一个街道暗巷、仓库天台或者其他供他和丸尾追逐打闹的场合。奏飞速转身,顶着课长诡异的微笑鞠躬说道,“抱歉,我认为夏威夷套装是绝对——绝对不适合用于潜入任务的!”

“哪里不适合?目标乘坐的航班以夏威夷为始发地,有身着夏威夷套装的同程旅客很正常。”舞岛小姐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说道。

“......”奏被她怼得一时嘴拙,众人又全都无法理解地盯着他看,很快,奏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这时丸尾插着兜吊儿郎当地走到他身边,“嘛,其实专家说的不无道理。毕竟潜入任务的危险系数也不低,穿夏威夷套装的话根本没办法藏枪。”语毕,他冲奏吐了吐舌头,一脸“以后你少拿我没有魄力和行动力说事”的臭屁表情,居然在此刻的奏看来有了那么几分神采。

“或许......可以叠穿啊!在夏威夷衫外面套一件马甲怎么样?”益子先生提议道。

“原来如此,这样就可以利用马甲——”

“不行,夏威夷衫加马甲太引人注目了。”

“当然不行,动动你的脑子再想想!”在课长否认了马甲论之后,舞岛小姐也完美地统一了立场。

“我建议——”

奏刚举起手,眼睁睁看着对面的益子先生几乎被实体化的“我的出场时间不可能这么短”的怨念吞噬,他又硬生生地把话憋了回去。

“我们转换一下思路,不增加衣物,改配一双靴子怎么样?”益子先生再次提议道。

“奏,说说你的想法。”课长直接把问题抛给奏。

“我建议在夏威夷衫外面加一件防晒风衣。夏威夷的紫外线很强,机场空调的功率也很大,这样设计应该能说得通。”

“就按你说的做吧。”

考虑片刻,课长毫不留情地一锤定音。

任务第一毕竟是规则,真是十分抱歉呢,益子先生,奏面无表情地在心里合十。

 

 

“没想到你一个大男人居然会细心到考虑紫外线和空调的问题。”

“你究竟想说什么?”

丸尾和奏并排站在站立式拉面屋前,等待着各自的晚餐。

“套装缺少藏枪的地方,这个理由你应该是第一个想到的,为什么没有说出来?”啪地掰开一次性筷子,丸尾用其中一只筷子头指着奏的鼻子,戏谑地说道,“难道——真的是因为夏威夷套装和西装差异太大让你这个西装控受不了?”

“我不是西装控。”

“完、全、没、有、说、服、力!”

拉面上来了,奏挥开丸尾作乱的手,低头吃面。

他头脑里一瞬间闪过可怕的想法——如果丸尾能把安在生活琐事上的精力借给自己,说不定来年父亲的祭日神野已经被......但是神野完全是自己的责任,丸尾应该是独善其身的那一个......所以像现在这样普通对话也好,像之前在警卫大厅里帮忙解围也罢,想要依靠某个人的冲动,究竟为何产生?

奏赌气似地干完最后一口面汤,升腾的热气让他整个鼻尖沾满亮晶晶的水珠。他紧紧盯着空无一物的碗底,试图放松自己。

“我、我不太习惯只穿一件单衣的感觉。”

“哈?”有了之前西装最好藏枪、省下搭配时间的先例,丸尾一开始还是能强颜欢笑地吐槽奏的借口,“你是怪胎吗?”

奏一脸懵懂地抬头,这和他预料的温馨气氛完全不一样,甚至他还觉得丸尾是在很认真地生气,虽然他表面还在笑着。

“又没有听懂?”

“我能听懂,但是你在生什么气?”

“哦!是谁教会你这个单词的,真是英雄所见略同!”丸尾完美避开奏后一个问题,而奏从来在处理人情世故方面很棘手,干脆顺着他来有什么讲什么。

“是读初中时的朋友。”

“哎?”丸尾愣住了,“一般朋友之间是不会这么称呼的吧。”

“你刚刚就说过。”奏自认无法治疗丸尾的小情绪,但他确信丸尾和由岐有着某种共同语言,所以他拎起给由岐打包的夜宵想要回家,“走吧,不然由岐的面要泡软了。”

“可是——我还没吃......不对!准确来说是我的面还没上!”

奏冷冰冰地丢了个眼刀过去,“果然你还是个缺少魄力和行动力的警察。”

那夜,以丸尾一边焦急地招呼老板打包,一边时不时回头确认浑身“我要走咯”的气场的奏,是不是还一直站在门框边等他的心情结束。

丸尾在梦里一遍遍回想的同时,也在一遍遍埋怨自己为什么之前都没有觉察——事情的原因也许很简单,但说话的人太不坦率了,也是有可能的。

 

 

“任务圆满结束了呢!”丸尾瞥了一眼,失落地为目标蒙上白布的奏,“在刚刚那种情况下被击毙也是情有可原的。所以——”

你不必责怪自己......

“没有留下活口就等于断了消息来源,”奏沉痛地打断了丸尾的安慰,“对我来说,这次任务完全失败了。”

啊啊啊!美国专家还是一副死人脸没有半点笑容,虽然平时他也不常笑,但至少不会散发着低气压。真是的......昨晚踩的雷还没有好好道歉,今天又碰到他自认失格的情况......果然还是先以退为进比较保险......

以退为进个鬼啊!要是怨气一直堆积下去,搞不好他们以后都没有可能......

丸尾烦得一顿抓耳挠腮没有是处,最后终于放弃不擅长的思考,顺应自己情绪爆发了。

“美国专家!”他做了一个超级夸张的叉腰指人的姿势。插科打诨也好,滑稽可笑也罢,只要能把奏的注意力从任务中吸引过来,“我决定了——从今往后我要好好研究你!!!”

“我可不是马戏团里的猴子。”

奏无奈地提醒道。

“笨、笨蛋吗谁说你是猴子啦?”在丸尾搔弄自己的天然卷组织台词的时候,奏眼尖地发现其中沾了一块泡沫纸,就顺手帮对方拿了下来。

然后他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和莫名死机的丸尾空耗了半分钟。

“......没事吧,你的脸好像过敏了。”

 

奏的西装 END

 小彩蛋:“理解你明明是我这么一个优秀的搭档应该做的事啊!”——丸尾失语的后半句。

 

摘自百科的人物介绍:

(中一:堀川経一的女友田中真纪)

(后左:益子礼二;后右:大友幸三;女:舞岛美纱)

 

评论 ( 5 )
热度 ( 46 )

© 护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