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腕

考试停更,秋天再见
Part of me is still right here

【BORDER/立石】杀掉一个人(上)

(一)

在追查犯人途中被困,这几乎可以称之为对自己警察事业的侮辱,立花一边恶狠狠地敲打着冷冻仓库的门,一边紧密地注视着角落里的罪魁祸首。

“喂,你可别睡过去。”

“......”

“你在说什么?喂!振作点!”

立花快步走到石川身边,蹲下来查看他的伤势,但后者下一秒就脱力歪倒在他怀里。倒在他怀里的那张脸惨白扭曲,一点也不复平时冷静隐忍的样子。

不行......这样下去他很可能在救援到来之前就......

哪怕只是一下,我也不想再体验死亡的滋味了。市仓班长在他强烈反对搭档脑子里留个子弹的时候,如此转述石川的话。

要想办法出去!!!

下定决心的立花小心地把石川的头从肩膀挪到墙边,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对方身上。他看着石川的睡颜迟疑了片刻,俯下身耳语道,“一定会救你的。”

他不知道这句话对石川而言是鞭策他神智最后的魔法。

“高...田森......”眼球在眼睑后剧烈的转动,石川堪堪勾住立花的袖口,“杀害五十岗的人是高田森......那把枪......”

“闭嘴!”立花飞快把自己的袖口抽回来,拉好石川肩头下滑的衣服便快步走掉。

“这种没有根据的话,出去之后再亲自告诉我。”

 

“中弹的人居然比从四楼跳下来的人,先回到岗位。”

汇报完案情,扭着酸痛的腰的市仓调笑了一句,刺得石川若有所思地停下脚步。

不久前的事故,立花为了求救,争分夺秒地从四楼窗户顺着水管往下爬,结果一脚踩空,摔到了地上。而因为失血昏迷的自己仅仅只是脏器擦伤,留院观察了两周。

“笨蛋总是痊愈得久一些。”

同样说着玩笑话的石川自己却笑不出口。他清楚地知道立花为了救他差点死掉的事实。一想到自己有可能在另一种情况下睁眼看到对方,他宁愿两个人从未交集。

市仓看着眼前人不自觉捂住伤口的动作叹了口气,“复诊的时候抽空去看看他吧。省得他老是发邮件来叨扰我。”

“等案子结束之后。”

“石川,”市仓叫住自己又要一头扎进工作中的得力部下,“你知道的,这不是你的错。”

得到的依旧是石川每次恭敬而格式化的回答,“是。”

 

石川拎着橙子来探病时,坐在轮椅上的立花正吵着要护士推他出去透风。

“我来吧。”

看出护士的为难,石川弯腰把慰问品收进抽屉,起身时力气太猛,刚通宵两夜的身体晃了晃,但他还是镇定自若地接过了轮椅把手。

“先生请问你和病人是什么关系?”

护士尽职地问了句。

“同事。”

“朋友。”

石川和立花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尴尬的氛围从那时一直延续到他把立花推到目的地,自己也找了张路边的长椅坐下。

头几分钟立花只肯拿四分之一的脸对准他,无奈的石川只好自顾自展开话题。他把五十岗案件的处理结果简单地概述了一遍,又几笔带过这周刚破的新案子。

“你好像挺忙的。”

立花突然阴阳怪气地插入一句。

两个人眼前的景色是真的好,日照当空,绿树环抱,让人几乎猜不到这里是每天都有人离去的地方。只有这里的凶手是抓不到的。

“抱歉。”

“为什么要道歉?你不会以为是你害我受伤的吧?”

石川默然不语。

“太狂妄了,你这家伙。”立花讥笑了一声,“嘛,如果硬要说你的责任,自作主张一个人跑去追踪凶手的老毛病大概可以算一个。”

“......”

“快点好好感激我啊,给你这样的独行侠配搭档。”

“抱歉。”

“嘴上说着抱歉但一次也不会改......亏我还以为我们已经是......”

越说到后面,身边的呼吸声越平缓,最终轻得像风一般,勾得立花小幅度转过头。

“什么嘛,不看你是不想看到那毫无必要的愧疚感,不是期待你会就这样睡过去。”

这个人又熬了多少夜,黑眼圈都快掉到下巴……

长手一伸,把人的头从反方向掰向自己。老实说因为不得不固定在轮椅上,这个姿势显得无比别扭,但是肢体相贴的瞬间对方僵硬的一缩还是取悦了立花。

“睡个好觉吧。”

他偷笑着把自己的头也枕了上去。

 

 

(二)

被闷热的窒息感叫醒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立花觉得有朝一日自己不是死于睡眠不足,就是死在眼前这个搭档手里。

“两只手都拿着咖啡也没用,这里只有你我两个人。”

“谁知道呢。”石川把冰咖啡塞到立花怀里,“有工作,十分钟后出发。”

“你又通宵了?”立花比划了一下,石川以为他指的是自己和昨天一样的西服,正想解释其实同样的款式他有好几套,谁知道对方不按常理地噘了噘嘴,“胡子没剃干净。”

“......啰嗦!准备好到大厅集合。”

“好好好,明白了。别突然那么大声。”

接下来的整个侦查期间,石川对他不是爱搭不理,就是面露鄙夷,总之比平时恶劣的态度还要恶劣一百倍。立花一直在心理暗示石川并不是开不起玩笑的人,但在喝到后者下班后顺路捎来的加了养命酒的咖啡之后,立花觉得不能再放任他继续下去了。

 

“喂,你不是很擅长分析人吗......能告诉我石川究竟在生什么气?”

立花磕磕绊绊地解释着事情的始末,眼见对面看似认真工作的比嘉,随着他的话笑意越发明显,他既庆幸事情终于出现转机,又不得不直面自己破碎的自尊心。

“要是他还在生气,我只能一直待在你这里。”

比嘉抬手佯作要拿橡皮扔他,立花胆怯却梗着脖子吼道,“我没有别的去处!”

“你可以自己去找石川解决。”

“我对付那种闷葫芦没有胜算。”

比嘉挑眉,用眼神示意——言下之意是你认为我很好对付是吗?

“如、如果你不帮我,我就没办法专心工作,到头来辛苦的还是石川。”

立花大言不惭地把石川拉下水,动物的本能让他感觉到比起他,比嘉更像一个石川派。

果然对峙十数秒后,她冷哼一声,重重合上档案簿,“刑事的工作有这么多空闲,居然让你费心研究起搭档的面部变化。”

听出这是帮忙的潜台词,立花这才放松神经让自己靠上椅背。

“观察力是每个警察必备的。”

“哦,那用你的观察力观察一下今天的我和平时有什么不同?

立花瞪大眼睛把比嘉打量个遍,思索着她不会是在开玩笑吧,在这个他对玩笑严重过敏的非常时期。

“你......水肿了?”

被橡皮击中鼻梁。

“这里!”比嘉指了指自己的唇部,“我换了一种新的口红色号。”

原来你一直都有化妆,立花捂着鼻子默默吐槽。

“够了,你不要说话。”

“我还没开口......”眼见对方摸向附近的固体胶,“你继续。”

“总之,你能戳穿他的变化,但是不清楚起变化的原因,大概就是石川生气的地方。”

“哈?”立花觉得匪夷所思,“这么说,顶着那种书呆子发型还妄想走成熟路线的家伙不是错的更离谱吗?”

听了这调侃,比嘉也有些忍俊不禁,但她很快就回到正轨,“我看他的状态像是连续熬夜导致的荷尔蒙分泌过剩,刺激了胡子的生长。不过石川本身属于体毛偏少的类型,一旦长起来就不想剃掉也是情有可原的。”

“为什么你会把人观察得这么细致入微?!”立花突然弹起来质问她,还疯了一般摇她的桌子,“说是验尸官,石川又不是尸体,说是变态,你的眼神又太过正直......”

连着深呼吸都无法忍耐的比嘉狠狠地一次性掷出固体胶。

“双重标准的男人给我出去!”

tbc

 

这篇从sp刚出的时候开始写,本来想要一发完的,现在只希望把存稿放上来会对拖延症有效。

评论 ( 4 )
热度 ( 35 )
  1. 宫大师护腕 转载了此文字

© 护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