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腕

考试停更,秋天再见
Part of me is still right here

【AM】That's generous 01

Summary:亚瑟不相信自己能留住美好的东西,然后他遇到了梅林。

 

01  他的牙仙

从亚瑟18岁赴曼彻斯特郡求学开始计算,他有近十年没有回到这所大房子。如果不是下周一的面试对他来说太重要,而其中最完整的资料又保存在这所房子的书房,亚瑟难保自己会重新回到这里,回到卡梅洛特投资公司成立的摇篮,回到被赶下台的乌瑟堕落的坟墓。

彭德拉根的房子很大,但只有亚瑟一个人在的话,他希望它不要像看上去那么大。

“我明白这份演讲稿的重要性,茉嘉娜,现在就算乔治六世现身也会为我努力的程度喝彩的。”

“拜托,我当然记得他患有口吃,那只是一个比喻!”

“嘿,或许你能明白,我需要在一个没有噪音干扰的环境下工作。”

亚瑟挂断了这场旷日持久的越洋通话,那头茉嘉娜的声音还在喋喋不休地辩驳着他不需要把演讲稿写得多么优秀,只需要让阿古温不能怀疑他进入曾经属于他父亲公司的意图。

然而他没有其他的意图,重夺卡梅洛特是他目前生活的全部。

资料堆了满地,挂钟指向凌晨三点,亚瑟把一头金发挠成鸟窝,回收站躺着他改到第三版的稿子。他陷入一种清楚自己差了点什么,却搞不清差的是什么的怪圈之中,并且那该死的胃又习惯性地痉挛起来,为了后半夜的效率着想,他不得不暂时盖上电脑,补充一些食物和水。

亚瑟提着咖啡,蜷缩在窗台边。他回想起二年级时的那个亚瑟,天真地以为让双腿伸出窗外腾空就可以排遣一切烦恼,如今窗户装上了防护栏,一杯又一杯的咖啡消磨着他的感情,亚瑟咧开嘴才发现自己还有讪笑的能力。

 

【“嗨!”

对面阁楼顶上传来软糯的呼声,显然不可能出自世界上任何一只猫或者乌鸦之口。

一个男孩,一个从头到脚被肥大的旧夹克笼罩的小鸡仔,正摇摇晃晃地站在亚瑟邻居家的屋顶上冲他打招呼,老天,他甚至忘了摘下口水兜!

“你为什么正在哭呢?”

“你为什么站在那儿?”

“我刚刚打了个哈欠。”亚瑟强调道,他誓死都不会说出自己因为牙疼睡不着觉。

“好吧——”男孩一口气憋得老长,憋到脸色通红,才爆发出短促的笑,“我叫梅林。”

“真是个自我介绍的好时候......亚瑟,以及你最好赶紧下来。”

“哈!亚瑟!”梅林欢呼道,“我喜欢你的名字,仅次于你家棒呆了的游泳池!”

亚瑟从未接受过如此不遗余力的称赞,他小小地害羞了一把,但很快被乌瑟锻炼出来的警惕心又占了上风,“你在哪里看到我家有游泳池?”如果邻居家有这么一个和自己同龄的男孩,亚瑟不可能会忽略。

梅林移开视线,拨弄起脚下的瓦片,“这里,我猜。”

亚瑟花了几秒来理解这句话的意思,紧接着他叫得像个女孩——“你是顺着屋顶爬过来的?!”

鉴于彭德拉根的房子在这个中产社区的显眼程度,亚瑟听闻过路人各种版本的驻足理由,没有一个比从屋顶爬过来,为了看游泳池更愚蠢。亚瑟觉得这个梅林不需要摔下来脑袋就已经坏掉了。

“这叫跑酷,不叫爬。更何况是你们先把这么大,这么蓝的游泳池安在顶楼。”梅林反驳道。

“谢谢!但你也不能!哦,老天,如果你好好站在地上,我会邀请你进来玩。”

话音刚落,亚瑟就后悔了,你又一次轻信别人,乌瑟训斥的口吻里充满失望。但倘若他把梅林说成是学校里的朋友——好吧,亚瑟自己都不能相信,他在那所贵族学校里有所谓的朋友。

“真的吗?那我现在下去。”

梅林兴奋地倒吸气,他丝毫不清楚亚瑟在多么严肃地考虑着他们的未来,就直接左脚拌右脚把自己绊倒在倾斜的房檐上。

“不!你别乱动!就活着等我回来!”

亚瑟火急火燎地冲回房间,寻找着一切可以用来当绳索的东西。

他拿来了一长串圣诞节彩灯,以及自己的毯子。

“现在才十月份,亚瑟。”

“闭嘴,梅林。”

抿着嘴的梅林按照亚瑟的指示把毯子作为支撑面,把彩灯串作为扶手,两个人勉强造出了一条连接邻居屋顶和亚瑟房间的桥梁。

亚瑟打开彩灯开关的那一刻,红的蓝的绿的小灯泡在空中一起发出银河一般的光亮,直把梅林看呆了。

“快过来。”亚瑟在对面冲他招手,“幸好这里的房距小。”

“可是这是你家的圣诞装饰。”

梅林为难地抬起一只脚,望向亚瑟,犹豫着是否要踩上去。亚瑟发现他喜欢梅林这个犯傻的样子。

“你能这么蠢真是奇迹,梅林,就只是过来,我们家不用这些。”

“好吧,至少你现在用了。”梅林耸了耸肩朝亚瑟摇摇晃晃地走来。

“是的,因为我要救你的小命。”

亚瑟探出身想把梅林拉过来,但他一时大意忘了窗户上没有安装任何防护设施,他整个人失去重心地翻了出去!梅林在最后一刻冲上来握住了他的手,陪他一起摔落在亚瑟家的花园里。

准确来说是茉嘉娜挖给她的宠物蛇嗨爪乘凉用的水池里。

亚瑟坐起来愤怒地甩着脸上的水,努力想要忘掉自己从二楼摔下来的蠢事,而梅林,罪魁祸首梅林,从来不知道眼力为何物的梅林,湿漉漉地凑到亚瑟面前,指着他的嘴巴咯咯笑起来,“亚瑟,我确定你至少掉了一颗门牙。”

“什么?”亚瑟立刻伸舌头去舔,果然,折磨他好几个晚上的那颗松动的牙齿已经不见了!

“牙仙收下了你的愿望。”

梅林狡黠地眨了眨他玻璃球一般的眼睛。

那一刻,亚瑟忘记了自己应该生气,忘记了对面是一个认识不到1小时的人,忘记了遵循父亲的教诲。他向牙仙许愿把这个傻乎乎梅林留在我身边吧。】

 

咖啡杯从亚瑟手里滑落,越过防护栏,破碎在花园里。亚瑟从瞌睡中惊醒,直接去够电脑。他已经知道要如何修改自己的稿子,梦里......记忆里的梅林告诉了他。

感觉不过一瞬,新改的演讲稿便完成了,亚瑟把它附在邮件里发给茉嘉娜,自己陷入无所事事之中。他不想再次入睡,也不想干点别的,就只是等待,永久地等待。直到茉嘉娜的电话成功把他救起来。

“告诉我你从哪里雇来的枪手?”

茉嘉娜阴阳怪气的语调在一片轮船轰鸣声中依然出众,亚瑟几乎被她逗笑了。

“感觉怎么样?”

“比之前的版本要富有感染力。”

“措辞一半真挚,一半异想天开。让阿古温和其他股东分别看到他们内心想要看到的东西。”亚瑟向她解释自己的构想,他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更加期待听到别人的肯定。

“老天在上,我现在撤回那句‘不需要把稿子写得多么优秀’还来得及吗?”

茉嘉娜的确没有吝啬她的尖叫声。但是,不,这不是老天的功劳,这甚至不是亚瑟的功劳。

“茉嘉娜,你小时候听说过牙仙的故事吗?”

“抱歉?我以为我们拥有同一个父亲。”

“夜幕降临的时候,会有牙仙来取走小孩的乳牙并实现他的一个愿望。”亚瑟自顾自地说道,“但如果在牙仙收集牙齿的时候看到了他的脸,便会遭到惩罚,一直在梦中受到他的折磨。”

“所以......你是在开玩笑对吗?你没有真的请儿童文学作家来润色自己的文章?”

她不知道这一切,除了亚瑟没有人知道这一切,怎么会这样呢?亚瑟瞬间被失望的痛楚击中了。

“是的,这只是一个不好笑的玩笑。”亚瑟换了个话题,“你需要在班加罗尔呆多长时间?”

“几个月吧,现在项目才进行到实地考察阶段,接下来的估价和列表都不是轻松的任务。我真心希望面试的时候能陪在你身边,亚瑟。”

“我知道......为我之前在电话里的态度道歉。”

 

当亚瑟站在一众卡梅洛特的面试官前,大声说出他的姓氏,整个招聘会场陷入瞬间的寂静之中,然后便是喋喋不休的耳语声,阿古温像个真正的领导人一般把控现场,示意大家安静下来。

亚瑟向他点了点头,开始自己的演讲。

他知道他一定会成功的。

台下面试官望向他的眼神,夹杂着忌惮、调侃和好奇,亚瑟难以抑制内心深处激动的心情。他以一句即兴的台词收尾。

他说,“卡梅洛特投资公司的前景是在全球化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我们的潜力是无限的,如果我有幸加入贵公司,我相信在我们的通力合作下,卡梅洛特将冲出欧洲,把分公司开到......开到加利福尼亚去!”

台下笑语与掌声雷动。

TBC

评论 ( 2 )
热度 ( 22 )

© 护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