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腕

Part of me is still right here

【AM】That's generous 02上

02上 他的黑巧克力

【当梅林第三次轻飘飘地从彭德拉根门前滑过,亚瑟忍不住抬头望天,除到一半的除草机被他扔在地上。

“你究竟想做什么?”他大声质问梅林。

难得明媚的阳光撒在亚瑟脸上,连上面火暴的神情仿佛都在闪闪发光。梅林心情大好地原地转了个圈,“我想向你展示我新买的轮滑鞋!”

哦当然,亚瑟不会忽略那双牛逼哄哄的鞋子,它把梅林衬得比亚瑟还要高。而在亚瑟心里梅林永远是个谜,至少如果连路都走不好的人是他,亚瑟是不会允许自己玩这个的。

“我看见它了,梅林。”亚瑟发泄似地踹了除草机一脚,“劳请你也能睁开眼睛看看,我现在很忙。”

“我可以帮你。”

“不!”亚瑟崩溃地后退,“就只是保持安静好吗?或者离我打理了一个下午的草坪远点。”

他言语中的抗拒把梅林吓坏了,后者紧张地揪着指甲上的倒刺,“你还好吗,亚瑟?……我只是想和你一起玩。”

多么似曾相识的场景却是滑稽的身份对调,亚瑟的心沉了下来。他正在成为他事业遇到瓶颈的父亲,正在成为学校里那些为难他的人,正在成为一个真正的施暴者,对任何人,对梅林,他唯一的朋友。

他怎么能够!......但又该如何停止?

这时乌瑟的形象自动跳了出来,亚瑟听见自己说,“你就没有其他可以陪你玩的朋友吗?”

知难而退吧,梅林,学会保护自己。他在心里命令道。但他忘了,梅林从来不是一个乖乖听话的角色。

“我不明白,亚瑟,我不明白你......”梅林焦急到结巴,“如果你感到厌烦,大可直接告诉我,而不是像这样把自己孤立起来!我数不清有多少次下午三点路过这里看见一栋大门紧闭的建筑。”

“刚刚我是故意去挑衅你的,我希望能引起一段谈话。”他带着一丝羞怯抬起头,“像我这样的人也有其他的朋友!我有威尔、盖乌斯、胡妮丝......但我想要你,亚瑟。”

梅林正在宠坏他,他绝对会的,他会把他宠得以为和亚瑟·彭德拉根相处,本身就是一件令人引以为荣、无比珍惜的事。亚瑟不自觉地沉浸在梅林看他的眼神里,那是能让一千颗心为之融化的眼神,带着某种令人甜蜜又负担的爱意,竟然让他奇妙地联想到自己素未谋面的母亲。

亚瑟柔声说,“我犯了个错误,梅林,把自己的气撒在你身上是不公允的。等我除完草再和你一起玩轮滑好吗?”

“还有聊一聊......”梅林补充。

“当然,陛下。”

亚瑟肯定道,并且蹩脚地行了个礼,逗得梅林忍俊不禁。他笑了,亚瑟也跟着笑起来。


“哦不!”

亚瑟在轮滑鞋上剧烈地抖动,他下意识去寻找他的支柱,梅林顷刻把自己的手塞到他手里,解决掉他重心不稳的问题。

而后他真挚地向亚瑟提问,“为什么有人带领的时候,你滑得非常优秀,轮到你自己来滑却不行了呢?”

亚瑟有些窘迫地看着他。他发誓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为什么牵着梅林的手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简单,然而放开梅林的手世界就变了样。

“也许这代表我是一个'脚踏实地'的人。”

他企图用幽默感来化解这一切,然而梅林没有打算放过他。

“也许这代表你该减肥了!”他嚷嚷道,“拜托,单靠你一个人的力气甚至不足以让自己动起来!”

亚瑟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住全身让梅林脑袋开花的冲动,“没有人喜欢耍嘴皮子的家伙,梅林!更何况,我一点都不胖!”

“真的吗?”估计是看他行动不便,梅林的坏心也被勾起来,若有所思地绕着亚瑟转了一圈,探出脑袋,“你采用的是哪个国家的肥胖标准呢,美国?”他猫着腰躲过亚瑟的拳头,逃之夭夭而去,“有本事过来抓我啊,胖大根!”

“梅林!!!”亚瑟的怒吼直插云霄,他努力尝试迈开步子,“我会抓住你的!”

“然后呢?”梅林欢快地回应道,显然不相信亚瑟的话。

“然后......”亚瑟悄无声息地靠近,巧妙地利用下坡的惯性,像一只捕获猎物的豹子向他扑过来,“亚瑟!”梅林在他手下惊呼。

两个人抱作一团翻滚在亚瑟刚刚打理的草坪上,为这幅曾经抗拒人群的画布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然后我会把你永远留在这里。

亚瑟仰望蓝天,搂紧他怀里的梅林,满足地笑出声。

“你这个混蛋!”回过神来的梅林挣扎着爬起来,脸色铁青地脱掉亚瑟脚上的轮滑鞋,把它们丢到一边。

“嘿,”亚瑟也爬起来跟他并排坐在一起,他拿胳膊肘撞了撞他,“我抓住你了。”

“用什么,你那差点折断的腿吗?”梅林回了一肘击,“说真的,如果摔倒不能折断你的腿,那就让我来。”

“哇哦,威胁一个伤患可不是什么光荣的事。”

“那威胁一个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的混蛋呢!”

亚瑟仔细端详梅林气鼓鼓的侧脸,一种强烈的欲望在他心中破土而出——想要看到更多,在你脸上为我而生动的表情。

“我没有在开玩笑。”他自动解开上衣最上面的几颗扣子,“看看这些,你有权利知道真相。”

梅林假装不情愿地瞄了一眼,然后就彻底愣住了。他脸上的血气刷地褪去,胸口剧烈地起起伏伏。“亚瑟......”呼唤他的名字成了他此刻唯一会说的语言。

“请帮帮我,梅林。”

亚瑟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笑着对别人说这句话。但感觉并不奇怪,他已经看到自己是如何左右梅林的情绪,同样梅林也左右着他,他们就像是硬币的两面,没有人会为向自己的另一半求救而感到羞耻。

 

“你从哪里找到的酒精、邦迪、这是什么......cotton pad(化妆棉)?”

“你不会想知道的。”梅林把亚瑟手里的东西夺了过来,熟练地解开他余下的上衣扣子。

虽然不觉得羞耻,亚瑟还是在梅林的“帮助”下难以自制地绷住身体,而梅林无暇顾及他的这些小情绪,他有更要紧的事要面对,他要面对盘踞在亚瑟身上无比狰狞的淤青、刮痕、创口,他要面对更多肉眼看不见的伤害,来自自己揪成一团的心。

“老天......“梅林苦涩地抿嘴,“你的身体看起来就像是弗兰肯斯坦造出来的那个怪物。”

“很好,看来你的幽默感已经回归了。”亚瑟扭过头来调侃他,被梅林一巴掌给推了回去。

他努力稳住消毒的手,梅林以为自己只是草草地提了几个问题,实际上他一开口就像洪水决堤,“这就是你最近反常的原因吗?你遇到了家庭暴力?校园暴力?已经持续多久了?还有比这更糟糕的吗?你尝试过报警吗?......”

“稍等一下。”亚瑟打断了他,“这里申请追加咨询费,光是回答你的这些问——嘶!梅林!“

“抱歉......”梅林慌忙去拿擦拭用的化妆棉,顺道抹掉眼角的湿意。

他本已下定决心,即使听不到解释也不去强迫对方,但亚瑟选择对他敞开心扉,他信任他,梅林应该知足了。但这无法解释重创他的疼痛是什么——梅林在恨,他恨自己没能早点发现问题,他恨自己不能给亚瑟提供更多的帮助,他更恨受伤的人偏偏是亚瑟。

命运啊,伤害我吧,不要去碰亚瑟。梅林默念。

暖意攀上他的手背,背过身的亚瑟以一种极其扭曲的姿势包裹住他的手。

“你真该看看他们身上的样子。”

“我不在乎他们......”梅林的哭腔让他被攥得更紧,“我只在乎我的人!”


变故发生在接下来的这一秒。乌瑟推门而入,发现了满身是伤的亚瑟和一旁的梅林。他理所当然地以为儿子身上的伤全拜眼前这个穷小子所赐。于是一时怒火攻心,拎着梅林的衣领把他拖到地上。

“你这个下街区的杂种,从我儿子身上滚下来!”他暴怒地咆哮。

“天啊!快住手!”跟在后面的茉嘉娜拼命尝试拉住他,“你会杀了他的!”

亚瑟从冲击中缓过神来,他的身体已经自发挡在了乌瑟的面前。“父亲!”骤然暴起的保护欲让他难耐地咬紧牙关,“您先冷静下来!事情不是您想象的那样......”但他无法控制自己流连后方的眼神,即使从他的角度根本看不清梅林的表情。茉嘉娜发现了他的心不在焉,悄悄把人挪到沙发后面,迫使亚瑟把注意力集中在对付乌瑟上。

“他胆敢伤害一个彭德拉根!”乌瑟冲亚瑟吼道,“通知律师和警察,我要让他付出应有的代价!”

“梅林没有伤害任何人,是您在伤害他!他是我的......朋友。”亚瑟争辩。

“简直胡闹!”乌瑟指着他的鼻子,一脸失望,“和这种下流社会的人来往能有什么前途?!我看你是昏了头了!”

然而亚瑟越听越冷静,“我情愿和所有懂得基本礼仪的人成为朋友。”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甚至感到真正的冷意,“您之前不是好奇我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吗?”亚瑟直视自己的父亲,强颜欢笑,“我在学校里打架了。因为我不想再在某些上流人士侮辱‘彭德拉根’为‘未开化的暴发户’时置若罔闻。”

乌瑟眉头一皱,艰难地消化着这一信息。

亚瑟重新垂下眼帘,“您肯定会对我的做法感到失望,您也确实应该这样想。但是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向您和学校证明这是事实——我没有撒谎......我已经努力把伤害降到最低,鉴于您未来的客户们连单挑的基本礼仪都不懂。”

“请就我的冲动惩罚我!”亚瑟朝乌瑟深深地鞠了一躬,“不要牵连梅林,他是无辜的。”

乌瑟沉默了一阵,突然将枪头指向茉嘉娜,“如果亚瑟说的是真的,为什么你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

茉嘉娜浑身一僵,“......我觉得他会更倾向于自己来告诉你。”但显然乌瑟对她的答案并不买账,茉嘉娜也不再费劲假装他们是和谐共处的一家人,嘲讽重新占据了她的脸庞,“现在看来他是正确的,在你心中,儿女是否受伤永远排在彭德拉根的名誉之后,亚瑟不告诉你是他自保的一种手段。”

乌瑟的脸变得一阵青一阵白,“茉嘉娜!收回你说的话!”

“为什么?“茉嘉娜笑得愈发放肆,“在场除了你,只有亚瑟一个彭德拉根,当然只有他一个人会因为这个姓氏受到非难!茉嘉娜,哦,她跟某个婊子姓格洛斯,被排除在外的人怎么可能会受伤呢?“

“你真的这样认为吗?“乌瑟捂住自己后颈问道。

“和我怎么认为的有关系吗?!”她的神色变得凶狠起来,变得......像是另外一个乌瑟,“你根本不曾参与到我们的日常生活里!惺惺作态这种事还是留给以后的茉嘉娜二世三世吧!”


争吵,日复一日的争吵才是他们家的常态,亚瑟无奈地揉搓着自己的脸,绕到沙发后面。谁能想到呢,这里竟然成为他印象中唯一安静的地方。

“别去弄它了。”他蹲下来,轻轻掰正梅林的脑袋,阻止对方胡乱敲打自己的行径,“头还会晕吗?”

“什么?”梅林冲他傻笑。

果然撞到头了,亚瑟心想,“你可不能变得再笨点,梅林。”

“不,我只是在......“梅林捂住耳朵,打趣道,“blahblahblah,我什么都没听见。”

“哈哈,很有趣。”亚瑟干笑一声,眼神垂了下来,他犹豫了一会儿问道,“你们家也会像这样.....经常吵架吗?”

“每个人表达爱的方式都不太一样。”梅林开导他,“下次试着约定一个安全词吧,在引起不适之前就此打住。”

亚瑟点点头,周身的低气压并没有因此散去。

他无法让他开心起来,梅林不得不承认这个令人心碎的事实。

“或许你需要更多的朋友,”他低声说,“他们可以更好地理解你帮助你,你值得这一切……”

“我已经有一个朋友了!”亚瑟抗议道,“就是人蠢了一点,废话多了一点,还老是担心这担心那的——”和嘴上的嫌弃不同,他的双眼始终柔和而专注地注视着梅林,“但他就是我的朋友,我唯一的朋友,老实说我别无所求了。”

上帝啊!梅林被这番直球攻击打得丢盔卸甲的,这个人,他又羞又怒地剜了亚瑟一眼,这个人除非是魔法降临大地,否则十有八九又在说胡话作弄别人,他明知道这一点,为什么明知道这一点却还是因为他的玩笑而脸红心跳......

“这、这是我的荣幸,”梅林的手指和他心情一样纠结,“也是你的遗憾,亚瑟……”

半饷,亚瑟喷笑道,“不要傻了梅林!难道你听不出我是在开玩笑吗?”他摩挲着他的手心把人拉起来,“早点回去吧,我们这里不提供晚餐服务的。”

“等……”一脸懵逼的梅林被推出门口,他穿好自己的轮滑鞋时还感觉如在梦中,“那我走咯?”

“晚安。”亚瑟朝他摆了摆手,“记得去看医生,出了什么问题……随时回来找我们。”

我真的走了?梅林一步三回头地比划嘴型。

亚瑟直接一个转身关上房门。

现在可不是伤春悲秋的时候啊,他在窗台边目送着梅林渐渐消失的背影,深吸一口气,转而去处理自己的家务事——茉嘉娜和乌瑟的战场已经从客厅转移到他们各自的房间,话题也从“你只在乎名誉”跳到“你爱亚瑟比爱我多”,按照以往的经验,这通常是休战的标志。

亚瑟简单收拾了一下客厅,准备回到自己的房间——突然窗外传来汽车的警报声,而且近在咫尺!

“亚瑟,外面发生了什么?”乌瑟在楼上喊道。

“不清楚,但是应该是我们的车在报警。”

“偷车贼吗?”茉嘉娜也从紧闭的房门中探出头来。

“现在还不能确定,需要我出去......”

“不!”乌瑟蹬蹬蹬地跑下楼梯,抄起一根棒球棒,把亚瑟护在身后,“你跟在我后面,茉嘉娜回到你自己的房间里去。”

您真的不是在故意刺激茉嘉娜的逆反心理吗,亚瑟叹息,果不其然,后者毫不迟疑地掏出电击棒表示加入。

面对亚瑟的注目,茉嘉娜暗地里拧了他一把,“臭小子!以前我可没少让你哭鼻子!”

“我是怕你太生猛了。”亚瑟把她拉到自己身后。

当然,等他们结伴来到停放车辆的马路边时,偷车贼早就跑没影了。

乌瑟松了一口气,骂骂咧咧地检查起爱车的受损情况,几个印在轮胎附近的脚印足够他抓狂好一阵。而亚瑟则更关心,那个挂在车耳朵上的纸袋是怎么回事?

他悄悄把它取了下来,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满满都是用红绿锡纸包装的巧克力!

梅林!亚瑟几乎立刻脑补出他的朋友,在偷偷留下巧克力后,恶作剧地朝父亲的车补上几脚,结果被警报声吓跑的笨拙身影。看来今晚要抽空去门卫室一趟......亚瑟看向栅栏上那明晃晃的摄像头,这个笨蛋!都在想些什么!

亚瑟一边抱怨,一边喜不自禁地挑出自己喜欢的红色,剥开尝了一口。

“这是什么?”茉嘉娜乘乱掳走了一颗绿的,她迫不及待地把它塞到嘴里,然后整张脸皱成了老太婆。

“来自梅林的黑巧克力。”亚瑟幸灾乐祸地看着她。

“呸呸,这么苦的东西,谁会喜欢吃?!”

“你尝仔细点,”眼见她快要吐了,亚瑟哄骗道,“苦味融化之后,会有甜味慢慢渗出来哦!”

茉嘉娜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无聊地把玩着手上的锡纸,无意间瞥见了一条用记号笔勾勒出来的鱼跃然指间。她心里咯噔了一下,疯狂地抢过袋子——果然,所有绿色的锡纸上都画着同一条鱼。

一时间惊恐愤怒羞赧如潮水袭来,又如潮水退去,茉嘉娜捂着自己的心脏,她似乎真的感受到了所谓的甜味。

“绿色的归我了。”

她毫不客气地分走了一半的巧克力,临走前,还冲亚瑟眨了眨眼。

“如果他不是你的朋友,我愚蠢的弟弟,我真的会以为他比他看起来的要睿智得多。”】


亚瑟渐渐从梦中转醒,全身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和床单搅在一起,他扶额坐了起来,天知道他是经历了一场大雨,还是把高热从法兰克福带回了伦敦,他最后的记忆停留在向机场空乘索要一副耳塞,因为邻座的鼻鼾声对他的工作造成了不小的干扰。亚瑟浑浑噩噩地拉开房门,打算去客厅喝杯水后继续补觉。

“H...Hello?”

长大的茉嘉娜一席长裙回过头来。亚瑟这才意识到距离那段日子已经相去甚远了。

“Hi”他揉着眼睛走向中岛台。

“咳咳,”茉嘉娜眼神飘忽,手足无措道,“看见你这么健康我很放心,但是介于莱昂就在院子里停车……拜托你至少穿上裤子吧。”

“Shit!!!”亚瑟慌忙抽出一个抱枕挡在自己的重要部位,“茉嘉娜!”他惊声尖叫,“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欢迎来到这该死的现实世界。

TBC

评论
热度 ( 19 )

© 护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