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腕

Part of me is still right here

【终成甜饼】嘴炮和行动派是天生一对 02

Steve和后半段完全只能挂在他身上的我跑到中央公园,才慢慢恢复了人类的速度。

 

我们并排走在公园的林荫道上,Steve一直扣着我的手,我试图甩开,但他用加倍的力气还了回来,并且一下一下,十分有耐心地摩挲我的掌心,扮演他一贯的安抚无理取闹的宠物的角色。

 

事实上这让我更加沮丧。

 

“我把你的约会搞砸了......”

 

所以骂骂我。

 

“是我们的约会,Tony。”

 

没有一个约会会只有一方用心准备他们的纪念日!

 

“嘿,说吧,我还破坏了你多少惊喜?”

 

我尽量装出平时混蛋的样子,估计在外人看来就差没在脑门上写——来啊,来啊把之前因为协议解决攒下来的唾弃Tony Stark使用券一次性花够本啊......

 

“嗯......”Steve歪着头思考了几秒钟,“一个用巧克力酱写着一周年快乐的超大甜甜圈?”

 

“嗬——”我差点一口气提不上来。

 

Steve大笑着把我举起,啵地在鱼尾纹的位置烙下一吻。他的品味就是奇奇怪怪(国旗配色的制服、奶油核桃味的雪糕、老掉牙翻盖手机和我),偏偏还总宣称人人都爱。

 

“嘿嘿,我逗你玩呢。”他颠了颠怀里装死的我,“说真的,要是一上来就要求上甜品老板娘铁定会把我们轰出来的。”

 

“现在和被轰出来有什么区别吗......”

 

忽然想到什么才是重点,我停止了在Steve身上埋胸致死的惩罚,愤而挣脱他的臂膀。

 

“不!不对!差点又被你忽悠过去了...重点是你应该生气的Steve!!!我...我忘记了我们的纪念日,说了一大堆混话伤你的心,然后毁掉了你送我的甜甜圈,超大份的!!!哦,Steeeeeve......我怎么能这么对你呢......没有人能够这么对你!!!”

 

一件件错误细数下来产生的罪恶感排山倒海一般扼制着我的心脏,这太超过了,好想念超级士兵热乎乎的身体......

 

空气一秒变安静,Steve的眼睛瞪得那么大。

 

“Bullshit!Shittttttt!!!我又......”

 

“Loki,Wanda,Modok不管是谁,滚出我的脑子!!!......当然我不是不喜欢你的身体......老天!我爱死它了,只是......这一切之后......我还不至于这么不知廉耻......哦,我并不是说喜欢你的身体是什么羞耻的事情......总之......”

 

“好的,好的。呼吸!Tony!听我的,呼——吸——一切都会没事的,很...很高兴听说你喜欢我的身体,你不需要这么激动,没有问题是我们一起解决不了的,对吗?”

 

我窝在Steve安全感爆棚的胸肌和肱二头肌之间(他还是冲上来抱了我),无意识地重复着他最后一句话。

 

Steve看我慢慢平静下来,再接再厉地掏出一个礼物盒。

 

“收到这个,希望你能开心点。”

 

午夜的灯照在他浅笑的脸上,把红得一塌糊涂的耳廓亮到我面前。我却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觉到我们之间的距离,犹如此时一个面朝阳光,一个身处黑暗。

 

可怜的Steve,我没能让他明白……


“这是你用来交换的周年纪念品吗?”


“是的,不过没有回礼也没关系,我知道你不缺这些,但是我希望能把我的心意传达给你。”


我真正需要的——是他对我忽略我们之间恋情的真实反应,吵架也好,打架也好,就是别这么云淡风轻地转移话题,就好像一早就料我会让他失望一样。


更可怕的是——


Steve看了看表,赶在十二点之前轻轻试探性地啄了啄我的嘴唇,然后含住我的唇瓣深入进来,一点一点用舌头温柔地在口腔里翻卷。


“我爱你,Tony,一周年快乐。”

 

他根本不打算反抗这个让人失望透顶的我。

 

回到家,我拒绝了Steve一起洗洗睡的邀请,假装没看到他不赞同某个决定(通常与我脱不了干系)时抿嘴的小动作,自己一个人提着格外沉重的礼物盒,踱步回实验室。

 

谢绝了dummy的好意,我用给自己泡三杯咖啡的时间得到了良好的缓冲。呼唤Jarvis把饭前已经完成得差不多的成果演示一遍,Jarvis甚至因为我完美的敬业态度顾不上他的招牌嘲讽。对了,我还优化了几个可能的函数和公式,虽然这让最后输出的结果和我心算的有点出入,但毫无疑问的模型的性能比神盾预期的得到了质的飞跃!说起神盾,我让Jarvis分别在现在(凌晨三点)和早上六点通知神盾和Pepper,独一无二天生奇才的Tony Stark例行的飞船建模任务第一次提前告捷啦!(可喜可贺~)

 

实在是想不出还有什么能干的了,我瘫倒在单人沙发上打算凑合一晚。头一歪视线正对Steve送给我的礼物盒。

 

于是我整个人弹了起来——顺带闪到了自己的老腰。

 

“Fu**!Jarvis!”

 

“At your service, sir.”

 

大概是看我支支吾吾了半天,Jarvis自作主张把镇痛膏递了过来,我撇了撇嘴表示自己根本不需要这个。

 

“......把这个盒子丢掉。”

 

我终于说了出口。

 

“Sir,那是Mr. Rogers送你的礼物。”

 

“不!那是个负担!是个折磨人的魔鬼!它让我感觉自己是个罪人了!!!”

 

“Sir!”

 

Jarvis又用那种低沉的鼻音和我说话,这通常是他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时的表现。当初究竟是谁把他设计得这么智能化的!我可不记得自己教过他这些!

 

“好啦,好啦,知道了。这个不到0.03磅的小盒子根本不会给我造成任何负担,倒是我才是不断给别人负担的那个。所以呢,当我能够及时制止其中一个麻烦发生的时候,Jarvis,站在我这边......”

 

“由始至终,Sir。”

 

“这个盒子,你静悄悄把它处理掉......我没脸看到它。还有,帮我起草一份分手协议,确保我和Captain关系的结束不会对联盟造成影响。”

 

Steve来自老派的四十年代,他固执地以为开始一段关系就要处到天长地久永不放弃,但是我会用未来足够长的时间告诉他——Hey, buddy,二十一世纪了,无论谁用爱来让你委曲求全,这都不值得。

 

TBC

评论
热度 ( 9 )

© 护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