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腕

考试停更,秋天再见
Part of me is still right here

【画风突转】嘴炮和行动派是天生一对 03

后半夜恍恍惚惚地过去,几次被噩梦叫醒,我都坚强地赖在床上用被子团住自己,想着今夜永远不要过去,虽然我是个擅长伤害人心的混蛋,但不代表我看到Steve牌哭哭脸时不会心碎。

 

直到尽职尽责的Jarvis提醒我,时间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两点。

 

"What?!今天没有反派来拆墙沉船追队长吗?”

 

寂静的纽约,难道这就是世界末日?

 

“如果您指的是任务的话,Mr Rogers和Agent Coulson正在进行协商工作,Agent Barton和Mr Wilson负责维稳......"

 

“等一下Jar!什么任务?!我怎么没被通知到?”

 

难道闪着腰的事情被发现了?还是Steve用最高权限访问了分手协议?钢铁侠被愤怒的美国群众投出复仇者?

 

越想越可怕,我扑腾了两下掐着腰冲进盥洗室。

 

我花了平时五分之一的时间清洗完自己,打算随机抽一件衣服披上的时候,Jarvis不紧不慢的英伦腔才响起。

 

“是Mr Rogers出发前吩咐的——除非接到支援通知,否则不要打扰您少得可怜的休息时间。”

 

我计算着概率的脑子哐当一下停止转动,嘴巴抖了两抖脱口而出。

 

“Steve Rogers说的?那个任务至上的美国队长?!他不会是在质疑我作为复仇者的能力吧?”

 

躲在衣柜门后面,袖子在我手上变成了咸菜干。

 

然而无论我表现得如何刻薄冷漠,事实是不会改变的——


Steve作为情人温柔体贴,作为队长正直有担当,他大概是这辈子我能遇上的最好的人了。

 

今天由我亲手送走。


从此以后,再也不用烦恼——脸上哪里又长褶子了、身体哪里又熬出毛病、当初怎么没有好好恋爱的经验弄得现在我想要表达却又不行、都怪当年太风流没想到是最爱的人为你担负污名、要是我们中有一方熬不到退休我希望我第一顺位继承人那一栏是你——但我怎么一点也不高兴?

 

我问自己这就是最终结局?Tony Stark留不住每一个他爱的人?

 

我......我......

 

我长吁一口气,提高音量——“嘿,Jarvis,我们来选衣服吧,有没有那种在Steve动手揍我之后,也会狠狠敲他一笔的衣服啊?”

 

Tony Stark或许会让人失望,但绝不允许自己后悔。

 

穿着Jarvis推荐的正装三件套,我大义凛然地迈出实验室大门。

 

“!!!”

 

寒光闪过,我本能召唤Mark,被腿部挂件狠狠撞了一下腰,Natasha扯着领带把我拉起来。

 

顺便一提,她就是抽刀插在离我鞋不到两寸,只为提醒我不要踩到她新买的露趾高跟的凶手。

 

“嘶……Natasha!你不是出任务去了吗?……是需要支援吗?!”

 

“Nope。”

 

她依旧以一种又像狐狸又像狼类似Pepper可以当娘的眼神盯着我。

 

“......好吧,你听到了多少?”

 

这栋大楼里要数控制欲,Natasha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女版Captain America。但是和老冰棍遇上正事只会和我吵吵吵的画风不同,她的意见往往比较中肯。

 

所以说此时我歪在沙发上汇报心路完全是出于想利用集体智慧把分手协议弄得尽善尽美好吗!

 

“Well,”她给自己倒了一杯伏特加,“所以你的意思是Steve策划了一场约会,给你订了甜甜圈惊喜蛋糕,送你纪念礼物哄你开心,在你自责的时候表示他不生气,而你忘了你们的纪念日,毁了精心准备的烛光晚餐,丢了象征意义的礼物,最后决定跟Steve分手是吗?”

 

我点了点,伸手去够她的酒瓶。

 

“为什么?”

 

“你就不能先把那该死的酒给我......"

 

“以砸在你头上变成碎片的形式?”Natasha探下身一把把我推倒在沙发垫上,同时保持着杯里的伏特加一条水平,“这不是我要的回答,Stark。为什么?”

 

炫技,我翻了个白眼。

 

“一定要现在聊这个话题吗?”


“你逃不过的。分手协议一公布,你还是要出面给队长和神盾一个解释。”

 

激将法?绝对是激将法!虽然她说的合情合理,但这毕竟是我和Steve的私事,神盾就不能给超级英雄留点隐私权吗?!

 

如果Natasha是想刺激我满嘴跑火车,那她成功了。


“那很简单啊……到时候就说因为钢铁侠自知配不上美国的道德标杆,决定还世界一个纯粹完美的美国队长。”


“Stark!”Natasha飞速打断了我的话,这很不寻常,显然她也被我惹毛了。WOW,能把从来喜怒不形于色的特工惹毛,Tony Stark你还真了不起!

 

“你真的感受不到队长在你面前有多努力想当Steve Rogers?”

 

Natasha直起身,放弃了用上半身威胁我的姿势,仿佛只要我再动一下她就会和其他人一样失望着扬长而去。

 

通常情况下,我会无动于衷接受这个结局。

 

但是质疑我对Steve的感情?就像把剑插在我所向往的所有光明未来里,我会和你拼命。

 

“我也想保护仅剩Steve Rogers,Natasha……别把我想得那么混蛋。”


“你当然不是。”女人在我身边坐下,目视前方,把自己的胳膊轻轻搭在我身后的沙发上,“我的意思是混蛋不会因为愧疚穿上制服,也不会背着核弹玩单程游戏,更何况......是你把我们这群流浪的人召集在一起,Tony,就像Steve一直念叨的:你给了我们一个家。我的家出现决裂的危险,没有人能阻止我去捍卫它。所以,跟我说说,真正的理由。”

 

“wow,听起来我和Steve就像你们爸妈似的,我可没他这么老!”我也默契地盯着前方,说道。

 

“你知道的,我有足够的耐心陪你耗完这段害羞时间。”

 

我们的害羞时间。我忍不住在心里补充。

 

“呃......就像你说的那天晚上我的确很过分,而且我不能保证以后这种过分的事情还有多少!我不可能让Steve一辈子委屈求全下去,这种一方施暴一方忍耐的关系根本就是不对等的,放在哪个领域都不可能长久。”


“所以我把结束的日子提前了,这种事情必须由我来做。Steve他本身就是个很固执的人,而且我知道的……他这么退让很大程度是因为愧疚内战的时候我们打了一架。”


“但是……我不需要啊,首先我不是什么柔弱的花朵,对过去的事情耿耿于怀止步不前不是我Tony Stark的作风;其次,我也清楚地知道,内战不是因为我和Steve存在私怨,而是我们坚定贯彻自己内心正义的体现,所以下手从不手软,磨合从不退却是最合理不过的事情;最后我无法认同把愧疚当爱情的想法......”


“而且说实话,我的心脏可能再也承受不了这种双方都痛苦却还勉强在一起的负担......断了对彼此都是好事,一来Steve可以找到更好的人,二来我也可以轻松点。”

 

说完这么一大段,我重重地舒了口气。

 

久违的敞开心扉,这种感觉真他妈的好!


我一身轻松侧过头去想看Natasha有什么修改意见,但等一切安静下来,我才听清Natasha一边耳朵的耳环一直在发出奇奇怪怪的电音。


Natasha没有任何顾虑直接在我面前和对面的人简单地通话几句。


“是的……他在我身边……”


“没有……了解过了没有反派参与……”


“……好的,我马上转告他。”


Natasha转过身扶正我的肩膀,我挑起眉等着她给我一个往后还要继续填充酒柜和给她名牌包包付首付的的理由。


“Well,Anthony Edward Stark AKA Irom man”她顿了一下,忍俊不禁地凑过来亲了亲我的脸颊,“新婚快乐!”

  

TBC

评论
热度 ( 12 )

© 护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