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腕

考试停更,秋天再见
Part of me is still right here

【林秦】茧 03

一句话总结:一颗过期糖,来自十八岁的秦小明

狗血

三观不正

慎入

↓↓↓↓↓↓↓

我像你喜欢宝宝一样喜欢你

顺着手机上的地址,秦明磕磕绊绊终于找到林涛买醉的大排档。彼时林某人正混在一群醉生梦死之徒里胡吃海喝。

虽说是毕业季,放纵也得有个度。秦明心里腹诽了一阵,快步上前打算去敲醒林涛。谁知道半路突然被绊了一下,中上的运动神经只够他用手护住头部,下一秒整个人狠狠摔在地上。

“你大爷啊!踩我脚了!”

听这咬字,秦明基本确定来人是个醉鬼。秉持着你没法和头脑不清的人交流,秦明草草检查了一下自己就想离开。但没得到满意的答复对方怎么肯放他走?那醉鬼直接上手扯住秦明的T恤,逼他站在原地听他骂个够!秦明无声地瞪着那只手,感觉它比水泥地还要让自己难受百倍。

“喂!”摇头晃脑的林涛及时出现,一巴掌呼开那爪子,把秦明藏在身后,“嘛呢嘛呢?谁是你大爷啊,这位爷是我家的!”

秦明怕把事情闹大了不好收拾,扯着林涛阻止道,“别起冲突。”

“没事,就一欺软怕硬的孬种。”林涛啐了一口,咧着嘴往秦明身上凑。对面的人都暂时被他的痞气震慑到,何况秦明?后者挣扎着往后躲,又被他掐着腰固定在原地。

“你淋雨了?”

林涛把手贴在秦明满是水渍的背上,神情严肃。

秦明不知道喝醉酒的林涛还会乱撩人,心动过速得毫无保留。

“是...是汗湿的。”

他真的不想再在这个危机四伏的地方呆下去了,秦明迅速架起林涛的胳膊往外拖,“我们走吧。”

林涛前几步路还懂得自己使劲,后半程几乎全赖在秦明身上。看着秦明汗如雨下的样子,他也毫不客气,反而哼哼唧唧唱着歌给秦明打气。

“命运就算颠沛流离,命运就算曲折离奇,命运就算恐吓着你做人没趣味,别流泪心酸更不应舍弃,我愿能一生永远陪伴你。哦~~”

简直是魔音灌耳!秦明啪地把他甩小区的石墩上,自己坐下来喘口气。

“老秦,这歌送你了!”林涛一刻不停地闹他,这次他一把捧住秦明的脸,威胁他如果不给自己回礼就要在他的脸颊肉上进行艺术创作。

反了你林涛!秦明脑海里闪过无数的L-半胱氨酸胶囊、口气清新剂、掐脖子、掐脖子、掐脖子......

但始终,他没有忘记他俩约定的相处模式。他们有点像船和锚,风平浪静的时候是一体的,当风浪来临一个人飘得太远,另一个就负责把他拉回来。

所以面对悄悄红了眼眶的林涛,秦明只能叹一口气,故作凶狠地警告一句,“你不许作评价。”然后,抿着嘴轻唱了一段,“男人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尝尝阔别已久眼泪的滋味,就算下雨也是一种美,不如好好把握这个机会,痛哭一回。”

秦明唱完之后有点害羞,没想说话。林涛听完之后完全傻了,没敢说话。

他当然想过秦明会看穿他的情绪,毕竟自己每次失恋都拉秦明当倾诉对象——但是借他一万个胆也不敢翘想秦明会回应他啊!而且是以这种他一个男人听了都觉得酥到不行的方式!!简直可爱到犯规好吗!!!

林涛吸吸鼻子一把抱住秦明,“我靠!老秦,我以前咋不知道你五音不全呢?”

“滚!”

************************

在一番不知道谁哄谁的拉锯战后,林涛终于如愿以偿地抱着秦明倾诉起他又又又被甩了的事实。说来奇怪,秦明和林涛认识快六年了,历经林涛的数任宝宝,就没见过一个能在“朋友卡”的魔咒下存活过来的。要知道在秦明这么挑剔的人眼中,林涛都可以算上是值得托付的对象。

“......我本来打算定下来了。但宝宝突然来电话说她根本没报刑警学院,她最开始就是诓我的,为了和我分手才......”

“等一下!你是因为你的宝宝,才填的刑警志愿?”

秦明正式收回那句林涛值得托付的话。

这个人怎么敢拿自己的前途去赌一段脆弱的感情?!秦明发誓如果林涛表现出任何肯定的意思,他一定会——他还能为林涛做些什么呢?秦明搜肠刮肚地想——他们已经高中毕业了,林涛不再是同吃同住的宿友,不再是互助小组的辅导对象,甚至不再需要自己踢板凳提醒他老班is watching you......他们的交集大概只剩下自己寄居在林家的惨状,以及刑警学院与医科大之间的一睹围墙。

他有什么资格去反驳林涛自愿为女朋友做出的牺牲?

“这不还有一半是因为你吗!以后你当法医,我当刑警,你问死的,我审活的,龙番市的正义就靠咱俩维护了!”

“别说得这么轻巧!”秦明吼道,想要从他怀里抽身。

林涛虽然没get到秦明生气的点,但他清楚自己不愿意放手,不仅不放他抱着秦明的力度大得像抱着一颗噗通乱跳的心脏,“行行行,不聊那些伤心事......我们、我们一起看月亮!”这个转折真的很硬,但透过秦明毛茸茸的头顶看天空,林涛真心觉得一切都能平静下来,“老秦你看啊,今晚的月色真美......”

秦明此刻实际上心乱如麻。他不知道林涛是否懂得夏目漱石所说的深意,亦或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但是他知道自己很快就能度过这段时期,因为他的混乱感不是第一次,疼痛不是第一次,沉默不是第一次。他可以在心里回应“如果你是认真的,我死而无憾”,嘴上冷静地说,“我去药店给你买点醒酒药。”这,也不是第一次。

没等林涛表态,秦明早早跑开了。

于他而言,我喜欢你没有林涛重要,他不能接受任何失去林涛的可能。

****************************

但是秦明万万没想到回来后等待他的,是林涛佝偻着身子声嘶力竭地咳嗽的场景。这幅画面几乎立刻就和雨夜、浑身是血、永远离开的父亲重合在一起!

他失去所有的冷静跪到林涛面前焦急地问道,“你怎么了?是头晕还是反胃?”

林涛涨红着脸看向他,嘴型艰难地比划道老...秦...你...别...生...气。秦明都快被他吓到六神无主哪还有心思生气,他把耳朵贴到林涛胸口,仔细辨认除了自己的耳鸣外,林涛呼吸间的其他杂音。

急性呼吸道异物堵塞!

海姆里克腹部冲击法!

他的大脑一瞬间就给他的身体下达了命令。秦明看着自己绕到林涛身后,将双臂从他的腋下穿过环抱于胸前,用虎口快速按压他的肚脐上方,施压完之后立刻松开,重复操作,再重复操作。

直到林涛终于把异物吐了出来。秦明的灵魂被重新注入他的身体。

同时被注入的还有很多秦明自以为已经被雨夜洗刷掉的东西,拥抱、眼泪、希冀和警诫。

他怎么忘了呢——人生多别离,即使最初我们许愿一直在一起,时间和死亡也会轻易把你带走,那些你喜欢的一切,你恐惧的一切,请让我也看看,和你分担的日子就是我陪伴你的证明,我们有那么多欢快的回忆,为什么偏偏要选择以遗憾来悼念你。

秦明从背后紧紧环抱住林涛,又像是卸下全身的力气依偎在他背上,把自己狼狈不堪的泪水埋进他的衣襟,又像是趁着这个机会偷偷亲吻他的脊梁。

他用颤抖的话语问一遍,“如果你没有遇到合适的人,能不能回头看看我?”

害怕林涛会错意问了第二遍,“我的意思是,林涛......你能不能也喜欢我?”

害怕自己表达不清问了第三遍,“不是朋友之间的喜欢......我像你喜欢宝宝一样喜欢你......”

秦明不知道自己坚持了多久,他把心剖出来以后世界都是静止的。直到——林涛扣着他的手回过头来,深深地给了他一个拥抱,把颤抖的唇贴在他额头上说,“你这个傻瓜。”

他的世界又开始转动。

tbc

 

评论 ( 4 )
热度 ( 73 )

© 护腕 | Powered by LOFTER